境由心生 幸福自取 - 心理健康专区

主办单位: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教育与咨询委员会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提问

儿童心理提问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期许
困扰
谁来帮帮我
首页 > 看见 > 谁来帮帮我 > 抑郁 焦虑 > 女性|你并不孤单,这也不是你的错,“产后抑郁症”到底什么感觉

女性|你并不孤单,这也不是你的错,“产后抑郁症”到底什么感觉

作者&来源:Ls客厅

一堵无形的墙

很多女性产后离开医院会收到一本关于产后抑郁症(PPD)的手册,其中可能把患者描述成孤僻、悲伤、内向的形象。尽管有些产后抑郁症患者可能确实如此,但实际情况却有更多可能。

产后抑郁包括各种症状,有强迫性焦虑、孤僻、易激惹。

“这就好像站在井底,仰望着外面的光圈,在那里人们享受着平凡而快乐的生活,而我却爬不出去。”琳妮38岁,来自波士顿,是两个孩子的母亲。“那里总是有一堵无形的墙。”

为了瓦解这“无形的墙”,我请这些母亲分享各自的经历。

这些故事不仅能够帮助其他的产后抑郁症患者、围产期情绪和焦虑障碍者(PMAD),而且能够让深爱他们的亲朋好友也有启发。

一种可怕的恐惧感

许多女性把这种古怪的感觉形容为总是觉得不对劲。“产后六天,我起床后,一种可怕的恐惧感翻滚而来,好像有什么糟糕的事情会发生。”来自纽约的斯蒂芬妮回忆道,她今年31岁,是一位母亲。

下午四点左右,杰西卡抑郁和焦虑到了极点,她27岁,来自阿林顿,是第一次当妈妈。她感到“整个世界的重担都压在我胸口”。在那段时间里,她乞求丈夫“坐在我身旁,把手放在我身上,给我支持。”

产后抑郁症的身体感觉

许多母亲把生理感觉视为她们围产期情绪和焦虑障碍的一部分。斯蒂芬妮表示:“我感到精疲力竭,同时难受至极,因此食欲不振。”

“我觉得好像有只青蛙袭击我,并且它从不会消失”,来自西拉斐特的阿曼达回忆道,她30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情绪上的痛苦在身体感觉上表现为,就像一阵狂风把我击倒,心里空落落的,然而这种痛苦不是侵入肺部,而是渗入五脏六腑”。32岁的莫尼卡说道。在医生和药物治疗的帮助下,这位母亲目前正在与产后抑郁作抗争。

与外界、婴儿的分离焦虑和角色分裂

一些母亲有能力开展日常工作,但是她们体验到一种强烈的分离感与她们的宝宝,还有自己曾经成为母亲的期待相分离

“作为一名母亲,我从未有过如此沉重的感受。”来自哥伦布的亚莉克莎解释说,她34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我确信宝宝被喂养和照料得很好,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令我恼火,沮丧,然而……”37岁的塔拉说道,去年她第二个儿子降临时后,她患上了产后抑郁症,“我感到自己不是一名合格的母亲,甚至有时候太过麻木以至于并不觉得悲伤。”

“在外面,我努力与他保持一致,但是他仿佛是别人家的孩子,我只是在临时照顾他而已。”43岁的乔内莉经过数年的生育治疗,去年刚生下第一个孩子,“我决不允许任何事情伤害他,但是又希望他父母能尽快回来,把他带走。以及我一直在想,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曾经无法生育,因为我失去了作为一名母亲应尽的责任。”

“我讨厌当妈妈。”22岁的艾迪生坦言,“这些都是我曾经想要的,但是我不适合做母亲,也不想要孩子……我喜欢她,却又不真正爱她。我有这些想法,却又不需要它们。它们都不属于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换取我的宝宝和新生活。”

愤怒与怨恨

正如作家JD贝利描述的那样,“愤怒是产后抑郁最可怕的症状”,阿曼达生下第二个女儿后,又患上了产后抑郁症。只是这一次,她感受到了“直接的愤怒——愤怒于休产假时自己的工作领地被占领;愤怒于他人对她的期待;愤怒于自己一事无成;愤怒于错过了和大女儿在一起的时光。”

对于斯蒂芬妮而言,那些最初的恐惧情感逐渐演化为“对新生儿和丈夫的愤恨”

想要逃离

另一个母亲们的共同想法是,希望能重返怀孕前的生活。布列塔尼,31岁,有一个孩子。她描述了自己多么希望“收拾行李,带上狗,回到图森过日子。”她曾在那里上大学。

“我讨厌我的孩子。我觉得我们做了一个糟糕的决定。我想要回到过去。”艾迪生说,“我还记得自己洗澡时在想,是否可以说服丈夫放弃这个孩子,我愿意领养。”

感到内疚

“产后抑郁最典型的特征是内疚。” 28岁的莫尼卡说。“我为没有立刻建立亲密感而内疚,为仅仅偶尔瞥见本该无所不包、喷涌而出的爱而内疚。我也为自私自利而内疚,或是甚至……我甚至为感到内疚而内疚。”

来自韦尔斯伯勒的苏珊是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她的内疚和无能为力感集中于自己“失败的”母乳喂养。“我记得那种没有价值、羞耻和恐惧的感觉。因为IGT(乳腺组织发育不良),我觉得自己是残缺和畸形的。我无法在生理上满足孩子……我甚至无法过得更开心一点。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我?”

需要隐藏内心的挣扎

“我是一个内向的完美主义者,因此我不愿意承认,或向任何人坦言自己患有产后抑郁症。” 37岁的阿纳斯塔西娅,孩子现在9个月了。“我有种强烈的需要,假装自己过得很好,一切正常,否则承认实在窘迫之至。”

“没有人知道我患了产后抑郁症。” 乔内莉说,“为了儿子我已经历了那么多,因此,如果承认生下儿子时我有多么痛苦,我会觉得自己愚蠢而自私。”

逃离黑暗

与我交流过的大多数女性最终通过表达得到了帮助。“过去我很害羞,甚至耻于告诉自己这就是产后抑郁。” 亚莉克莎说,“最终我说出来了并且接受了药物治疗,我的整个人生改变了。”

寻找解脱的方法也包括改变生活方式。在艾迪生的案例中,她发现她的抑郁与母乳喂养困难有关。她改变了喂养方式,瞬间感到解脱了。“几天后,随着太阳升起,我们开着车,试着哄宝宝睡觉,我觉得很幸福。这是自我产下孩子后第一次感到欣喜。”

对抗产后抑郁症最强大的武器之一是感到有价值和被倾听。我们分享自己的故事和心声不仅帮助我们自愈,而且使得他人感到不那么孤单。

最后,我们想对每一位深受产后抑郁困扰的妈妈们说:

你并不孤单,这也不是你的错。

客厅说

“女性在孕产期间,因为性激素、社会角色等变化, 而带来的身体、情绪、心理等一系列变化, 可能会感觉到抑郁。其中, 孕期抑郁中,有高达50%的,会在产后发展成产后抑郁,因此在孕期就要开始抑郁的干预。

作为治疗师, 我们发现:

1, 一个女性, 如果自己无法回忆起幼童的状态,她在孕产期发生抑郁症的可能就会增高。

2,重度抑郁的母亲,无法自己抚育孩子, 可能会有两种情况。

A 抑郁,冷漠,对孩子没有兴趣; 孩子会感觉被忽视, 变得极度安静。

B 有创伤,承受不住焦虑; 孩子和母亲在一起会非常不安, 焦躁。

当这些妈妈有文章中的表达时, 那是在求助。

 我们能做的, 是支持她们, 告诉她们,“相对妈妈这个称呼, 可能现在更重要的是, 你自己需要被照顾, 被倾听, 被抚慰.  你并不孤单. 如果你愿意, 我们可以帮你。””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与本网站无涉, 特此声明。)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招贤纳士 | 用户协议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帮助中心 |电视台邮箱 |电台邮箱

浙ICP备12005551号-2 网上视听传播许可证 1103013 2版权所有 宁波纽米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4 nbt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