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 幸福自取 - 心理健康专区

主办单位: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教育与咨询委员会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提问

儿童心理提问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期许
困扰
谁来帮帮我
首页 > 看见 > 谁来帮帮我 > 严重的情绪和心理障碍 > 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 > 素媛

素媛

作者&来源:宁静雪
《素媛》讲述一个9岁的小女孩素媛被性侵和暴力伤害造成重伤和终身残疾,在心理医生、家人和朋友的帮助下重新回归生活的故事。

今天我想说说这部剧里的心理医生。

无论是暴力还是性侵,对儿童的打击都是致命的。素媛遭受了双重打击,不但被性侵,还被严重施暴,导致下体伤害过重,终身要佩戴人工肛门(看到这一段已经哭崩溃了)。

警察给素媛的父母推荐了专门负责儿童性侵案的心理医生,素媛妈妈反问:“我的孩子为什么会遭受这种事情?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警察,要是一开始就能管好那些人,我的孩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提示

孩子在受到伤害时往往会把责任归因为“我做错了”或者“我不乖”,而遭遇重大心理危机的初期,家属对外界的帮助常常是抗拒的,情绪也常常是”愤怒、易激惹“的,在陪伴他们的时候需要对他们多一些理解。

心理医生第一次来看刚做完手术的素媛,她不愿意交流。心理医生唱起了素媛最喜欢的动画片可可梦的主题曲,素媛慢慢睁开了眼睛。

提 示

第一次见面之前的背景资料收集是非常必要的,越充分地了解当事人,越有可能在第一次见面顺利地建立信任关系。例如:当事人的年龄、学校(公司/岗位)、爱好、家庭关系,有没有特别喜欢或讨厌的东西等等。

心理医生告诉素媛的父母:“过一段时间,孩子会跟现在不一样的,偶尔会自己喊,也有可能不说话。除了身体的治疗,心理治疗也要并行,单靠家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有可能一家人都需要心理治疗。”

当她把名片递给爸爸时,被妈妈一把抓过来塞回给她:“你在干什么?拿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来吓唬我们,你这是在做买卖吗?忙完了你就回去吧!”

提 示

遭遇危机的孩子出现异常的行为,反而是正常的反应。父母是和孩子关系最亲密、陪伴时间最长的人。如何陪伴孩子,观察她的变化,采取适当的回应,这对孩子的恢复非常重要。父母本身的情绪也需要被照顾,因此心理医生才会说”一家人都需要心理治疗“。对心理危机进行早期干预,效果要远远好于当伤害已经严重影响孩子和家庭,但确实大部分人都会抱着”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干嘛来吓唬我们”的想法。

凶手很快被捕,性侵的案子也透过当地新闻人尽皆知,素媛的家庭、住院信息都被公之于众。素媛在病房听到别人议论自己,转病房时,大批记者堵在电梯门口,看到走廊上推着病床的爸爸,记者蜂拥而至,爸爸一把抱起素媛从逃生通道飞奔回病房。

慌乱中素媛的排泄袋弄脏了衣服和床单,爸爸越帮越忙,忽略了女儿“不要,不要”的大喊,而当他的手抚摸到女儿屁股时,女儿从声嘶力竭到绝望的呐喊让爸爸戛然而止,看得心痛。

从这次起,素媛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愿意再看到爸爸。

提 示

1. 住在普通病房和别人共享空间。2. 没有将女儿与舆论尤其是媒体隔离。3.爸爸的行为让孩子联想到性侵的经历。这都是对孩子的二次伤害,而其实是可以提前做准备避免它们发生的。虽然家属会很尽心照顾,但如果能尽早让专业人士介入,则能够更好地避免心理上的二次伤害。

为了让素媛打开心扉,心理医生想到了用素媛最喜欢的卡通可可梦来和她交流。可可梦和她的好朋友们到医院来给素媛跳了一支舞,陪她玩。从出事以后,素媛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但素媛仍然不愿意说话,为了和她更好的交流,心理医生和素媛用写字和画画的方式“说话”。每回答一次,就在黑色本子上贴一只漂亮的蝴蝶。

“等本子上贴满了蝴蝶,我们素媛就可以恢复说话了,也能睡觉安稳,一直解不开的算术题也能解开,怎么样,很神奇吧”。

提 示

画画、写字、贴画、卡通,都是和儿童交流的好方法,尤其是在他们不愿意或没办法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时。在心理咨询中,也可以通过专业的“沙盘治疗”来对儿童进行工作。片中的一个小细节显示出心理医生的专业,她知道素媛最讨厌算数,并把它应用在谈话中。

和素媛的“谈话”就这样一直通过写字和贴蝴蝶的方式进行着,直到素媛的暑假快要结束了,心理医生问:

“开学了素媛最想干什么呢”?

素媛第一次开口说话:“我能去学校吗“?

”当然了”。

素媛在板子上写下两个字:说谎。

“为什么觉得是说谎呢?为什么觉得去不了学校呢?”

“丢脸”。

“什么丢脸”?

素媛写:那件事。

然后说:“我不会跟朋友们说的”。

“你觉得朋友们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

“应该是知道的”。

提 示

如果在初期和孩子谈这些,她一定是回避的。在建立了比较好的信任关系后,借由孩子心中最牵挂和最担心的事,找到合适的方法和孩子聊一聊,谈话就可以慢慢深入到事件本身。这个时候很敏感,要仔细观察孩子的反应,来看谈到什么程度为宜,以免过于着急而再次伤害到孩子。

经过越来越深入的交谈,素媛终于可以开口谈“那件事”了,心理医生问她:

“我们素媛发生这事之后,最最伤心的是什么事?”

“去不了学校,还有爸爸妈妈因为我上不了班,还花了很多钱。”

……

“那个大叔让我给他撑伞,我也想过直接走,但我觉得该给淋雨的大叔撑伞,所以就给他撑了,但人们都说是我的错,谁也不夸我。”

“我们素媛出院后,最想干什么呢“?

”想去学校见朋友们,想看妹妹出生,但是学校应该是去不了了,假期作业也没写好。等妹妹出生了,还想抱她呢,但我戴着这个东西(便袋),担心弄脏了她,我还担心,因为妹妹太好看,爸爸妈妈更偏爱妹妹怎么办“。

渐渐的,素媛喜欢上这个心理医生阿姨。

”阿姨,你想过这种事吗?想睡一觉起来,发现回到过去了。昨天早上我有感觉,睡一觉就能回到过去了。所以,我也没吐药,乖乖吃药,祈祷之后睡了的,可是早上起来发现,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嗯,那时的素媛是什么心情呢”?

“太伤心了。以前奶奶说过‘哎哟要死了,哎哟要死了’,现在好像能理解那句话的意思了。”

“这是什么意思呢”?

“人活在这个世界很没意思”。

提 示

治疗过程中再回到危机事件本身,让孩子谈谈“那件事”的一些细节,自己的一些想法,感受,疑问,担心,甚至孩子会谈到和“生命”、“死亡”有关的话题,这是疗愈的必经之路。在发生危机后,大多数人会选择回避,最好永远不要再提起,不要再想起。然而,谈论的本身就是治疗,能够谈论,就是面对和走向未来的开始。唯一要提醒的是,一定要在专业人士的陪伴下进行。

在治疗期间,素媛的爸爸知道女儿不愿意看见自己,就用自己的方式,藏在可可梦玩偶里和女儿成为朋友。

终于,素媛慢慢重新接受了爸爸。

素媛出院了,小心翼翼地和这个世界相处着。

勇敢的素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祝福她。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与本网站无涉, 特此声明。)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招贤纳士 | 用户协议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帮助中心 |电视台邮箱 |电台邮箱

浙ICP备12005551号-2 网上视听传播许可证 1103013 2版权所有 宁波纽米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4 nbt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