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 幸福自取 - 心理健康专区

主办单位: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教育与咨询委员会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提问

儿童心理提问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期许
困扰
谁来帮帮我
首页 > 看见 > 期许 > 科普 > 儿童心理发育 > 质疑“游戏力”

质疑“游戏力”

作者&来源:李岩
《游戏力》一书刚刚出版时,我曾去过一家知名外企做推广。一位爸爸满腹狐疑地听完我的介绍后,终于第一个忍不住站起来驳斥道:

“游戏力中的大人只会装疯卖傻,通过一些小伎俩暂时哄骗孩子,并没有教会孩子应该懂得的道理。不仅如此,游戏力还鼓励孩子得寸进尺,目无尊长,这样被惯出来的孩子怎么懂得合作?又怎么融入社会?”

几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身边那些经常游戏的孩子一点点长大,我也因此能通过一些真实的生活片断来回答当初的质疑了。

假想的游戏,能帮孩子面对现实生活中的挑战吗?

5岁半的小茜和妈妈去滑冰。虽然小茜已经会滑旱冰了,但这是第一次尝试滑水冰,因此在冰场门口犹犹豫豫地不想进去。妈妈一开始还鼓励小茜说:“你一定能行。”可越是鼓励,小茜就越是往后缩。

之后五分钟里,小茜一会儿抱怨人多,一会儿又说饿了,总之就是想打退堂鼓。

这时妈妈灵机一动:“不想滑就算了,咱们去玩‘冲关夺宝’吧。”这是小茜家最近常玩的游戏,就是随便拿个东西当宝藏,一个人守护,另一个人要冲破防线夺取宝藏。

母女俩来到冰场旁边一块僻静之处,妈妈先防守,并吹嘘着说:“谁也别想推开我!”没想到小茜快速冲来,把妈妈推得连连后退。

之后几个回合,妈妈加大了力度,小茜不得不用尽全力才能成功。再后来两人轮换,妈妈张牙舞爪地冲关,但第一次就绊了一个踉跄,引得小茜大笑一番。第二次,妈妈咬牙切齿地“使足”了力气,但还是被小茜全力挡了回去。

妈妈刚要开始第三次冲关,没想到小茜说:“不玩了,我要去滑冰了!”

小茜换上冰刀,不再犹豫,进到冰场后小心翼翼地溜着边慢慢尝试,由于有旱冰的基础,一会儿就彻底放松了下来。虽然小茜还远没有熟手滑得那么优美,但在结束后她自己主动提出:“下次还要来。”

为了更好地面对现实,我们成人其实也经常“游戏”,只不过成人的方式是看电影、读小说、参加体育比赛、进行拓展训练等等。

如果一名成人朋友面对挑战时犹豫不前,我们会劝他先放松一下。但如果犹豫的是孩子,我们为什么就会催促他快点向前冲呢?

总在游戏的孩子,会不会经受不起现实中的挫折?

一位牙医朋友给我讲过一件事:有一次她接待了两名5岁多的小朋友,是一起来补龋齿的。第一个孩子面对麻醉针非常紧张,但妈妈在旁边一直鼓励他“要勇敢”,因此孩子一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全过程中,这个“坚强”的孩子确实没哭一声,也没让一滴眼泪掉下来,但是他却一直全身紧绷,表情一直非常委屈,泪水一直在眼中打转。医生说他其实根本不会感觉疼,因为麻药早就起作用了。

另一位小朋友看见麻醉针,同样也非常紧张。所不同的是,这个孩子马上放声大哭。妈妈和护士联手按住孩子,医生迅速打完麻药。

之后的一分钟里,孩子趴在妈妈怀里继续哭,妈妈神情轻松但也态度认真地哄孩子。孩子很快就不哭了,于是医生问:“现在应该不疼了吧?”孩子点点头。医生说:“那咱们开始吧。”

孩子坐到治疗椅上并配合地张开嘴,很快就放松下来。其间,妈妈还适机地编了几个“牙齿细菌真倒霉”的故事,引得孩子咯咯地笑了几次。

当第二个孩子顺利完成治疗,有说有笑地从治疗室出来时,第一个孩子仍然显得没精打采。

对于什么是“抗挫折能力”,一直存在一个误区。我们总以为遇到挫折时,“不哭”才是抗挫能力强的表现,因此不顾孩子的切身感受,一味地要求孩子、甚至强迫孩子在挫折面前“不哭”。

神经科学的解释是:真正的抗挫能力,不是指能够承受多少压力的能力,而是遇到压力后,多快能缓解压力的能力。

近年的研究进一步补充:缓解压力的能力在早年有一个关键塑造期,也就是说,孩子遇到压力时的经验,是及时得到缓解,还是不得不尽量压抑,将对神经系统的发育造成结构性影响,从而决定他成年后遇到压力时,是更容易放松,还是更容易紧张。

哭,是人类最基本的缓解压力的本能。游戏力鼓励孩子哭,也鼓励孩子用所有安全的方式宣泄情绪、释放压力。

在孩子哭的时候,游戏力不会再搞笑,而会真诚地陪伴孩子。等孩子哭够以后,游戏力又会开始在刚刚过去的挫折中寻找笑点。

游戏力不仅鼓励孩子在游戏中与大人作对,而且大人还经常主动装糊涂,这样下去大人不是很快就没有权威了吗?

确实,游戏力塑造的孩子没有“权威意识”,但这并不等于他们就不尊重大人,就不跟大人合作。

我们都知道,人的表面言行与内心的真实想法很可能会天差地别,如果现在只看重表面而忽视内心,那么将来可能要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对于一个学龄前的孩子,我们有两种策略都可以让他听话:一种是让他害怕你,一种是让他喜欢你。二者孰胜孰劣,恐怕要十年后才能评判。

不管怎样,游戏力采取的是后一种策略。在这种策略下,孩子首先坚信:自己与父母亲密相爱。

跳跳3岁时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都要我躺在床上,她骑在我肚子上,用魔法“抢走”我的五官和头发,我一般只需要配合地喊:“不好,我只剩下一只眼睛啦……哎呦,什么都听不见啦……不行不行,我不想当光头爸爸……”

有一次,她把我的嘴抢走了,于是我就呜哩呜噜地说不出话。她接着趴到我耳边,我以为是要抢走我的耳朵,没想到她却轻声说:“爸爸,你最喜欢我了,对吧。”然后就软软地趴进我怀里。她的语气表明,这是一句确定的陈述,而不是一句疑问。

不过我还是做了回答:“当然了,宝贝。”

“我也最喜欢你了。”她在我怀里补充道。

在游戏中得寸进尺的孩子,能学会合作吗?

手工课上,一共有6名小朋友,可是老师只有5把剪刀。最后那个暂时没有领到剪刀的孩子大声抗议:“为什么我没有!”老师正要解释,5岁的多多就主动把自己刚领到的剪刀递过来:“你先用吧。”之前,多多也曾犹豫了一秒钟,但还是决定让出剪刀,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外人干预。

游乐场上,5岁的芊芊和一个稍大的男孩同时冲到木马旁。男孩急着说:“是我先到的。”男孩的奶奶紧接着说:“你们俩一起到的,你要让着小妹妹。”这时芊芊说:“没关系,让他先玩吧。”奶奶不甘心:“你看人家小妹妹多懂事。”

男孩恨恨地看了芊芊一眼,低下头不说话了,芊芊却对奶奶说:“不对,奶奶,等他高兴的时候,一定也会让着我的。”

一群二年级的孩子上课外班比赛搭积木,其中一个孩子一不留神碰倒了本组的城堡,因而影响了小组成绩,马上遭到同组其他孩子的指责。

这时同组的图图,一个8岁的男孩,大声喊道:“你们都别说啦,他又不是故意的,他已经够难过的啦!”

事后,妈妈问图图为什么会这样说,图图回答:“因为上次我不小心碰破了詹詹的头,你也是这么说的。不瞒你说,当时我可真吓坏了。”

美国当代亲子教育学者帕姆•雷奥女士曾在书中简明而有力地总结:我们如何对待孩子,孩子就如何对待世界。

这些经常游戏的孩子,之所以在现实中能有上述令人欣慰的表现,不是因为熟背了多少教条,更不是因为害怕谁,而是因为在以往的游戏中,一次又一次地通过亲身感受而获得了一个共同认识——

人与人之间是亲密相爱的。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与本网站无涉, 特此声明。)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招贤纳士 | 用户协议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帮助中心 |电视台邮箱 |电台邮箱

浙ICP备12005551号-2 网上视听传播许可证 1103013 2版权所有 宁波纽米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4 nbt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