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 幸福自取 - 心理健康专区

主办单位: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教育与咨询委员会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提问

儿童心理提问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期许
困扰
谁来帮帮我
首页 > 看见 > 谁来帮帮我 > 专业人士的小园地 > 采访王琳丽:初始访谈是两个人相遇的开始

采访王琳丽:初始访谈是两个人相遇的开始

作者&来源: 曾奇峰心理工作室

初始访谈,呈现的是在治疗室里一个咨询师和来访者如何相遇的情景。在我看来,初始访谈最重要的就是建立关系,而咨询师需要做的便是观察,观察来访者与你互动中的语言、身体、情绪等反应,关注来访者如何与你建立关系。在治疗室里与咨询师的相遇,是来访者在逐渐地在呈现自己人际关系的开始,往往也会帮助咨询师重构着这个人的童年史,评估TA的内在关系。

比如,一个讨好型的来访者,咨询师说什么,TA都说好,没有问题。这实际上是内在客体在起作用,即TA对自体的感觉弱,需要迎合赖以生存的人或环境,以别人的反应来反映自己。

再如,一个苛刻的来访者,第一次来到我的咨询室,便会说房间不好,医院的门面小,这是一个评判、挑剔的过程,呈现着、诉说着TA早年被评判、挑剔的经历,这些让TA不舒服,同时TA也常以这个部分与人打交道。

这就是一个与人相遇的过程——初始访谈,来访者以怎样的方式与咨询师建立工作关系,虽有一部分来自于设置、安全、私密等咨询环境要素,但更重要的部分便来源于病人自己的内在精神世界。

作为相遇的另一方咨询师,你需要了解,你是个怎样的人,你可以以怎样的方式与病人建立关系等。比如,一个在早期依恋关系有问题的人,常对咨询师和咨询关系充满怀疑,你能否面对来访者重复地、反复地对咨询师的指责,充满的不相信。如果你可以理解TA,能区别这是来自来访者的早年经历,不会过度地卷入,既可以用情感去感受,又能用专业的功能与TA工作,你就可以开始与这个个案一起工作。

而有的咨询师也有着相似人际困难,如果咨询师碰到这样一位充满挑剔、指责来访者,也会让咨询师陷入自己的困难中,会让TA马上会成为一个说教者,这将是两人充满批判地相遇,也是来访者早期经历的重现,咨询师如果不能从卷入的情绪中离开,回到咨询师的功能上去与来访者工作,这样的治疗将陷入一个僵局。

我在临床中也会碰到充满批判、指责、怀疑的态度的来访者,我会跟这位来访者说:“你也要评估坐在你对面的这个人能不能帮到你,你也要来感受坐在你对面的咨询师是一个怎样的人,能不能信任?这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工作。”事实上,每位来访者走进治疗室都有一个内在愿望,希望有个人可以与自己有病理的内在相遇,并且被其疗愈!TA也要有个过程来观察TA的咨询师,每个病人有权力选择TA想说的,也有权力保留TA不想说的,时间越久,来访者谈得越发自如,越来越确定这个人可以帮助他,信任是逐步建立起来的。

如此说来,初始访谈也是一个尝试,即两个人一起尝试在这个工作中能否一起发展。

引领来访者转移探索的方向

咨询师听来访者说什么是一部分,听来访者以怎样的状态在说又是另一个部分。

有的来访者来了之后,会说生活里的困难,这是显性的,你要善于倾听到隐性的声音。例如,有一个来访者说:“我离婚了,半年来都睡不着,情绪也不稳定,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生活发生了很多改变。”听起来是离婚让他的生活发生的巨大的改变,而同时也是她的内在要表达分离创伤体验,通过离婚这个事件,他的分离焦虑有多少被苏醒过来。弗洛伊德曾说,来访者所带来的这件事情让TA走进治疗室,这件事情仅是他早年创伤的一个扳机点。离婚的现实事件,激起了TA早年过早地与父母分离,被忽视、被抛弃的痛苦体验,损伤了他的自恋等等。

如果我面对的是这位来访者,我会对她说:“我听到你经历离婚这样重大的生活事件,来做心理咨询,这是一个很好的决定,可以更多地关注你自己,你内在情绪的波动、幻想和梦,或许这些也是真正持续困扰你的。”

和来访者一起进入内在的精神世界,咨询才算起航。初始访谈,也是一个邀请,邀请来访者进入他自己的内心世界。

讨论设置,也是评估

在我的临床工作中,与来访者一起工作的前5次都属于初始访谈阶段。因为一次50分钟有限,在5次左右的时候,通过收集基本资料,观察、建议,你可以得到一个基本的评估,比如是否做动力学取向的治疗?是否需要建议去精神科的评估诊断?是否需要住院?以及治疗能否开始等。

不得不提的是,讨论设置,也是评估。在我这里,除了工作的时间、频率和时长是需要与来访者讨论的,其他的设置,如咨费、单次时长等是先于治疗存在的。我讨论设置,会花比较多的时间观察来访者对设置的反应,也就是前面提到通过设置来访者是怎样与我建立关系的。而设置本身就是治疗的一部分。

当有的来访者对设置提出异议时,我会考虑哪些是可行的,哪些是不可行的。比如,有的来访者觉得每周来得次数越多,病就好得越快,这个就是不可行的。

脱落奈何

在初始访谈时,来访者脱落也是常事,8次左右是一个槛。脱落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失望、不满意、早年依恋关系的重复,费用等等。有的来访者就像是一个被冰冻的人,害怕亲密关系,如果治疗师没有这种觉察到这点,对TA太热情,TA会恐惧,不知道怎样继续呆在治疗室里面对咨询师这个人,可能会离开,TA即在治疗中重复早年的经历,再次去体验虚假,不可信任。如果我碰到这样的来访者,我会说:“在你的生活里,跟其他人在长期关系上有困难,也许也会在我和你的关系里呈现相似的困难,请你不是以离开的方式来结束,而是来和我一起讨论。”这样可以建立一个平行的关系,有的来访者可以耐受这个焦虑留下来与咨询师继续工作,有的会离开,有的也会离开一段时间再来找你。要知道,这些过程对咨询来说总是有意义的,而且来访者也是有着一半的权利结束咨询,咨询是一个两个巴掌才拍得响的过程!

作为咨询师需要耐受的焦虑是,你有多大的程度允许来访者离开你?

"结语

说是采访,不如说是新手向老师傅的一次请教,末了,王师傅感叹地说:“初始访谈有太多要说的了。”听到这话,我顿时心痒难耐,心里盘算着自己是不是漏问了什么重要的内容?!但囿于时间有限,我们不得不遗憾地结束于匆忙之中。

徐倩

2015年11月24日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与本网站无涉, 特此声明。)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招贤纳士 | 用户协议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帮助中心 |电视台邮箱 |电台邮箱

浙ICP备12005551号-2 网上视听传播许可证 1103013 2版权所有 宁波纽米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4 nbt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