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 幸福自取 - 心理健康专区

主办单位: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教育与咨询委员会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提问

儿童心理提问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期许
困扰
谁来帮帮我
首页 > 看见 > 谁来帮帮我 > 专业人士的小园地 > 对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的一些看法

对海灵格“家庭系统排列”的一些看法

作者&来源:中国NLP学院
近年,从事心理咨询业的人几乎不可能没听说过伯特?海灵格创始的“家庭系统排列”,这样一个热门课题早已炒得沸沸扬扬。关于这方面的书我也翻过一些,但无论是从理论假设还是推理过程,甚至列举的见证,都无法说服我从理性层面认同。

不过我想,它既然能够热起来,就说明有需要存在。接受的、疑惑的、或者抵触的需要,简言之就是能唤起关注,形成现象。那么还是应该抛开固有观念,尽可能从其他角度对它进行再认识。

恰好就在上个周末,钱老师跟大家分享了海灵格在台湾工作坊的现场录像,有医治自闭症孩子的案例。这是我第一次以影像的形式观看“家庭系统排列”疗法,而且是海灵格实操,从中获得了书面阅读无法提供的一些触动点。

视频简述:自闭症少年和他的母亲,少年很拘谨,目不转睛盯着母亲,母亲一脸愁苦。母亲在引导下说出自己父亲的哥哥在年少时被误杀的事件。海灵格从在场人员里挑选一位不知情的女性扮演母亲,并随机找出三个人来扮演事件涉及者——谋杀者、实际受害者以及原定受害者。这些人不出声,也不受行为指导,完全根据自己的下意识动作(实际上有受到语言暗示,因为作为旁听者,大体事件已知晓,而在做动作的过程中,海灵格有解说式的话语,这个必然也会对扮演者的下一步行为产生影响)。其间,海灵格做简短分析,判断(他几乎是用一种断言式的陈述)事件性质。在引导下,自闭症少年也上场,选择了自己的一个位置,坐着旁观。末了,三个人全都躺在地上,如同死者安息。真实身份的母亲不禁起身,朝“死者”跪拜。海灵格让自闭症少年也躺下,枕在其中一个“死者”(谋杀者)的手臂上,声称可获得其力量。结束后,少年略为轻松,有愉悦表情,仍然紧紧追随母亲。

对于上一辈人的致命冲突,母亲看来知道得也不多。通过扮演者的行为诠释,海灵格将其定性为三方都怀有愤怒情绪的类似帮派之争,认为被谋杀者也是杀人犯(内在的,同样需要在事件中负责的),消解了具体事件中的是非关系。以他那套强调“每一个生命都要得到肯定和尊重”的理论依据,要求母亲在家庭系统排列里接纳谋杀了自己父亲兄长的那个“死者”。——在这里,钱老师解释:人生大事莫过生死,因此生死如同姻缘,把谋杀者和遇害者联结在一起,进入了彼此的家庭系统。

海灵格做过天主教神父,从实操中可以看到他很好地将布道技巧运用到心理咨询这块领域,其理论核心也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依我个人浅见,他在引导来访者的话语里有扭曲客观世界以迎合内在现实之嫌,即,实质上,他不关注到底真实地发生过什么,而是在为来访者圆满一个有缺憾的故事,以修复郁结情绪所造成的失衡。

对我很有启发的是关于故事的取材,海灵格的家庭系统排列是可以延续到若干代之前的,但要的并非是族谱里的那种历史梳理,而是来访者内心的记载(甚至有可能是臆造和虚构)。我的理解是:没有绝对真相,言语既出,就是在塑造一个存在谬误的现实。但无论如何荒谬,只要是讲述者自己坚持,那这个现实就是存在的,存在于讲述者的内心世界,其中运行着一套与外在世界相对独立的内在逻辑。

但人毕竟是社会性动物,不可能永远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于是内在现实不可避免地要与外在世界接轨,“路”没有铺好,就出现了心理障碍。那么,心理治疗师其实就是在尽“铺路工”的职责,做好“修通”工作,才能真正有效地帮助来访者。

这就回到取材——利用什么样的材料,才能够铺垫好心灵修通之路?

Yalom在其着作《给新一代治疗师及其病人的公开信》里有提到:治疗师往往倾向于客观理性地为来访者分析问题和寻求解决之道,而为来访者带来转变的却常常是感性的触动。——大概是这么讲的吧,呵呵,书没在身边,我不敢肯定表述是否精确。

然而说明了一个道理:心理障碍大多因情而生,那么能够解铃的,也就是情。理性层面的说服,说服了的也是情感上有“被说服”需求的人,若情绪上有抵触,则事倍功半甚至适得其反。所以共情的重要性在此。海灵格的取材也在于情,他强调“原爱”(灵感或许来自原罪?),假设了孩子对父母有着与生俱来的爱,家庭里被压抑、被排斥、被拒绝的爱导致了内心的痛苦,因此只有重整家庭排序,让错位的、缺位的、被忽略的人回到位置上,才能使心灵创伤者得到修复,家庭关系也就重新找到平衡。

我不想质疑“原爱”的有无,家庭伦理观也不是我想要讨论的话题,最感兴趣的,还是海灵格的实际操作给了我叙事疗法在运用上的启示。事实上,或许应该称之为叙事疗法的反规则运用?

与叙事疗法当中,当事人为叙事主体、治疗师扮演陪伴身份不同,从框架的建立开始,“家庭系统排列”的治疗师就担任主动者,限定了故事主题。如同我在海灵格的操作中所看到的,他实际上已经编写好了“大纲”,只是从来访者、随机扮演者的身上提取所需元素,用以完成符合某种生活理念的故事。我们且不论海灵格的理论之严密性、合理性、适应性、局限性等等,关键是,如果他所提供的这个生活理念能够成为支撑起来访者心灵的力量,那么问题就能获得有效缓解。当然,这也取决于来访者的信,不认同这一套的,操作再完美也是无效。

总体上,我的感觉是,海灵格实质上是在灌输他的信,以摆好家庙里神龛的位置,让仪式正常进行。来访者内心出现的编外的、不可知的、面目模糊的人物都不要紧,要紧的是找一个使其得以安抚的位置。这就像给当下混乱、无序的负面情绪找一个人形化的投射,让处理变得有目标。拿捏得当,也不失为一个便于操作的技巧吧。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与本网站无涉, 特此声明。)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招贤纳士 | 用户协议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帮助中心 |电视台邮箱 |电台邮箱

浙ICP备12005551号-2 网上视听传播许可证 1103013 2版权所有 宁波纽米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4 nbt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