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 幸福自取 - 心理健康专区

主办单位: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教育与咨询委员会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提问

儿童心理提问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期许
困扰
谁来帮帮我
首页 > 看见 > 谁来帮帮我 > 严重的情绪和心理障碍 > 厌食症 > 和另外一个“我”说再见

和另外一个“我”说再见

作者&来源:孟馥 思而优儿童心理发展中心

七年前,雨昕(化名)曾经是我的一个来访者,由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转介而来,来诊的主诉是:反复暴食、抠吐伴体重下降、闭经两年半。反复、无法遏制暴食和抠吐行为占据了她每天大量的时间,使她无法继续大学二年级的学业。当20岁的她坐在我面前的时候,已是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女孩了,体重41公斤,皮肤干燥,没有光泽,由于反复的咀嚼和呕吐,她的腮腺和下颌腺已经肿大,牙齿也被胃酸腐蚀的得出现了斑损,右手的食指由于抠吐,指间和掌间关节的皮肤出长出了茧子……雨昕是一个典型的贪食症患者。

她曾在日记中写道:“刚刚折腾完自己,吃了许多、许多,又吐了许多、许多,收拾好所有呕吐的痕迹,凌晨一点半,这个时间,对我来说早已算不上晚;即便是一个人住的屋子,也还是要演一出出的戏,以为骗过了自己,就真的骗过了世界。”“过往的伤害,像一面旗帜般深深插在我的心头,就这样,在风中飘向了我自己完全不认识的方向,开始了我不曾想象过的暴食生活,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也许那是一个没有痛苦、不再流泪、空空如也的心,只有专属于自己的寂静。”

在陪伴雨昕的一年里,跟她一起经历了无数次的在“吃”与“吐”、“吃”与“不吃”的循环,一同体味着那空虚、挫败和无助的感觉。她还曾几次因为暴食过多导致急性胃扩张,被送进医院的急诊室抢救。如果病情持续下去,死亡随时都会危及她年轻的生命。住院、药物、营养,还有几十次的个别心理治疗和家庭治疗,两年后,看到了病情的转机。她在给我的信中写道:“经历了迷茫之后,我想我会告诉世界上的另外一个我:‘你真的太美,你所有的生活都是我最向往的。也许,以前我不是个放得下的人,我无法放下爸妈的期望、放下所要承担的责任、放下别人的评价、放下我所要尽的义务,无法放下,所以我放下了你。也许现在我应该把你找回来!’”四年前,我接到了雨昕父亲的电话:女儿结婚了。

这些年,进食障碍俨然成为一种十分流行的社会病,发病率逐渐增高,在移民文化、现代化或城市化的社会背景下更加明显。以女性、30岁前、经济水平高、发达地区人群为多见,国外12-20岁女性患病率为1-3%;病程如迁延,有5-15%的患者死于营养障碍、感染和衰竭,个别死于意外和自杀,最低体重出现次数和持续时间长者预后不良。临床上,当那些患者出现进食明显低于正常人、体重下降超过正常平均体重的15%或体重指数小于17.5千克/平方米、有超乎寻常的害怕发胖的超价观念、用各种方式故意减轻体重并伴有内分泌紊乱的症状和体征时,就可以明确诊断了。然而,治疗却是临床医生们最棘手的问题;与进食障碍潜在的高致命性相反,社会乃至专业人员对该病的了解和识别率仍然偏低。

心理学认为,未解决的潜意识冲突是导致心理生理障碍的主要原因。吃是人的本能,如果一个人将最本能的部分作为一种表达潜在冲突的方式,生命就会面临挑战。日常生活中,用吃、吐的方式来缓解压力的人大有人在,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具有自卑、拘谨、刻板、强迫人格特点以及完美主义倾向的人,过度关注体形和体重,并以此来判断自我价值的人更易发生该症。而慢性精神刺激、工作学习过度紧张、新环境适应不良、交友和家庭方面挫折和打击造成情绪抑郁,都是导致该症发生的诱发因素。

心理动力学解释

进食障碍是人妄想回归婴儿时代最无意识、却最有象征意义的行为,其潜意识语言是“我不想长大“,害怕成熟是因为人潜意识里会将身体的成熟连接到被拒绝或被抛弃;还有一个解释是对性爱的拒绝、对抗对性的恐惧,用”绝经“的方式否认、拒绝女性角色。第三种解释是孩子反抗父母权威、争取自主、在家中争取自我肯定、与父母斗争的方式。

家庭系统的观点

家庭系统观认为个体的症状与他(她)所在的家庭环境和家庭关系息息相关。家庭治疗大师萨尔瓦多.米纽秦在对有身心疾患患者的家庭进行研究以后,总结出了进食障碍家庭的功能特征:

●关系纠结:家庭中缺乏适当的情感距离,每个人都深深涉入彼此的生活,家庭成员热衷于“读心术(mind reading)“;

●过度保护:家庭尽力避免冲突,对他人的“不舒服“特别敏感,太快地想疏解对方的压力,以至于造成家人无法学习处理情绪的能力;

●极度僵化:不主张改变,努力维持现状,以僵化的方式应对家庭发展中的各种问题;

●回避冲突:家庭以回避的方式面对各种冲突,尤其是父母关系不良、婚姻出现压力时,孩子以症状的形式涉入父母的冲突,转换冲突,环节婚姻压力。

总之,病患发展出的进食障碍是为了回应僵化的信念和角色期待,用进食疾患维持了僵化家庭的平衡状态,而这种僵化的系统不仅紧紧束缚了患病的孩子,也捆住了其他家庭成员。

社会文化

社会文化的观点则是聚焦在对瘦身的看法:饮食结构的变化和审美意识的改变,减肥瘦身备受推崇,追求苗条和完美主义的倾向更加重了这种意识的蔓延。体重作为一种权利和控制的象征表现,是人们应对瞬息万变的社会、克服不确定感给人内心带来的恐惧的“武器“。面临社会压力的年轻女性,不得不因饮食疾患而放弃人际关系,社会对于女性成就的焦虑,女性希望得到关怀时所引发的罪恶感,等等。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与本网站无涉, 特此声明。)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招贤纳士 | 用户协议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帮助中心 |电视台邮箱 |电台邮箱

浙ICP备12005551号-2 网上视听传播许可证 1103013 2版权所有 宁波纽米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4 nbt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