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 幸福自取 - 心理健康专区

主办单位: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教育与咨询委员会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提问

儿童心理提问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期许
困扰
谁来帮帮我
首页 > 看见 > 谁来帮帮我 > 专业人士的小园地 > 一份几乎能让你完全了解“禅修”的记录

一份几乎能让你完全了解“禅修”的记录

作者&来源: 世相
这是世相(thefair)的第 424 篇文章

Sayings

为了体验中产阶级中突然兴起的“禅修”,GQ 记者何瑫不遗余力地离开北京,来到丹东冰天雪地里的一座禅修营,上交手机,断绝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开始了十天的“修行”。然后,他写回了这篇体验式报道。

有两个理由支持你读这篇特别长的文章。第一,要准确描述整个过程中的身体、心理感受,需要有良好写作训练,特稿记者是很好的选择,他可以敏感地捕捉信息,并且尽可能真实、有效地传达出来。第二,他保持着距离感。一开始商量这个选题时,我们对禅修都带着部分不信任、起码是谨慎的态度。因此,你不用担心这是一篇常见的“信徒”之作。

当然,结果出乎预料。在报道写完之后,我和他都认为自己对禅修的认识与此前有了较大不同。一方面我仍然保留对它的距离感,另一方面我认为它值得更认真地对待。报道刊发于《智族 GQ》3 月刊,请支持杂志。

十日禅修

作者:何瑫

每个时代都附着一些专有的、突出的精神困惑。菲茨杰拉德曾形象地写道,突如其来的纵欲和道德迷惘成为美国爵士年代的风潮,心理咨询师李松蔚则说,歇斯底里的癔症主要在维多利亚时代盛行。识别一个时代盛行的精神困惑,往往也就识别了这个时代最基本的运行逻辑,发现这逻辑中的不协调之处。

大多数时候,时代性困惑以较浅的程度散布在大多数人身上,不影响社会运行,但每个人都若有所察,并或多或少感到痛苦。整体上,它却很难被集中描画。因此,一些强烈表现在部分人身上的病症和集中发生的故事,使我们可以更清晰地观察它。

过去三个月里,《智族 GQ》记者先后做了如下事情。

进入一家精神病院,了解它的运行,听一位贪食症患者袒露了她的经历――过度的欲望如何吞没她,她又是如何应对精神病院里与外界社会重叠的规则。深入抑郁症患者互助组织“郁今香”,访问创办者陈巍和许多志愿者、参与者,并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灰色世界。

最后,带着怀疑和抵触情绪,花 10 天时间在中国最东北边境体验了一次禅修课程。这次辛苦、曲折的课程最起码证明了一点:为了逃离现代社会的痛苦,人类真是不遗余力。

密集出现的各类“禅修营”,是人们渴望解决精神问题的结果,其中不乏成功学、敛财术甚至诈骗的存在,但也有严谨的训练。类似的课程不能被轻易否定,我们在美国的同事前些日子也报道了硅谷的企业家们如何热衷于通过“冥想”来管理自己,让心性不被快速发展的时代毁坏。

了解许多个体的病症和挣扎,是为了更准确地推知时代病,然后从时代病推知更广大个体的精神状况。时代与个人并不完全重合,但时代的苦涩是由千万人的苦涩交织而成的,因而,假如我们了解了时代性的问题,我们就能更好地了解自我的困惑。

缘起

在出租车司机的再三催促下,我拎着行李箱不情愿地下了车,满脑子都是疑问。我到达的不应该是一所寺庙吗,为什么眼前只有一栋两层小楼和一间白色的临时板房?

我看看手机,时间是 2015 年 1 月 14 日上午 10 点 15 分。为了找到一个叫作“丹东双灵内观中心”的地方,过去 24 个小时里,我先后乘坐了飞机、大巴、火车、公交车、出租车,终于来到了这座与朝鲜接壤的边境城市的郊外。

视线两旁,都是看不到边际的被白雪覆盖的土地,没有人影。手机地图显示,这里距离丹东市区有 25 公里。

一阵寒风呼啸而过,脸颊登时痛了起来,像是被无数把小刀划过一般。早前查询到的天气预报显示,这一天的气温在零下 20 摄氏度以下。我控制不住地颤抖,与此相比,北京的冬天简直称得上温暖。

受不了了。先进去避避寒再说吧。走过一道铁门,那间白色板房的门口上挂着一块牌子。走近一看,正是“丹东双灵内观中心”八个字。

原来没走错地方。可是,这也太简陋了吧?

门突然打开了,探出一个脑袋,是个头发花白、留着山羊胡、一身 hip-hop 风打扮的中年男人。他咧嘴嘿嘿笑着对我说:“来了啊?先进来休息一会儿吧。”

我此行的目的,其实并不是“纯粹”地禅修。和佛学有关的话题最近几年里突然耐人寻味地热闹起来,一个带有几分戏谑的说法是,北京朝阳区有十万活佛。各路仁波切的著作层出不穷,相当一部分看上去和心灵鸡汤没什么两样,却在畅销书排行榜上居高不下。

禅修班似乎也是鱼龙混杂。我搜集了至少五十家禅修班的信息,其中大约有一半,看上去充满了浓浓的功利气息。一些“禅修班”的日程安排,看上去就是标准的成功学培训班,只是多加了“某某上师”的一两场演讲。“青年企业家禅修营教你幸福一生”、“上师向你传授屌丝逆袭法宝”……这样的宣传词,让人觉得完全是打着佛教的旗号骗钱。

真正的禅修是什么样的?其间又掺杂了哪些乱象?人们为何热衷于此?这是我操作这篇体验式报道的出发点。

两个多月前,我正在操作关于精神病院的题目,埋首于一堆关于精神疾病的学术书籍里,弄得头晕脑涨。

一天晚上临睡前,我点开“GQ 报道组的小伙伴们”的微信群,看到同事发了一条“体验七日禅修”的消息。

“这个有点儿意思。现在大城市里有股去参加禅修的热潮。谁有兴趣去做个体验式报道?”主编在群里问。

看到这条,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于是在群里说了一句话。

“这个题目要和精神病院的题目放在一起还挺有趣的……都是把很多人关在一个地方解决精神问题。”

“这么做的话这个题目就有意思了。”主编遂把题目派给了我。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上网查询禅修班的信息。遍布在全国各地的禅修班名目各异,有几点却是一致的:不能讲话、不能书写、不能阅读,手机、电脑等一切有可能接触到外界信息的物品都得上交。

简直令人崩溃。尤其是上交手机这一条——对“现代人”来说,手机几乎已经成了一个身体器官。

短暂的焦虑后,我却突然平静了下来,甚至对这趟看似无法忍受的旅程有了几分期待。过去几个月里,我常感觉自己注意力难以集中,整日淹没于无穷无尽的外界信息里,总是感到莫名的焦躁不安。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思考,和自己的内心独处?很难回忆起来上一次这么做是什么时候了。

面对纷繁复杂的禅修信息,我毫无头绪,便请教了一个已经参加过近十次禅修的朋友。

“你去内观吧。全年都有班,参加的人也是最多的,有代表性,并且完全免费。不过,它比大多数班的时间要长,需要 10 天。”朋友告诉我。

“需要事先做些功课吗?是不是要了解一些佛教常识?”问他的时候,我内心突然升起了一股抵触情绪。说真的,作为一个半途而废的前理科生,我对与宗教相关的东西始终抱有一种本能的不信任,更愿意接受科学体系对世界的解释。

“不用,内观是去宗教化的,只讲具体的禅修方法,不讲教义。你不用有顾虑,放心去就是了。”朋友笑了起来,似乎看透了我的心事。

依照他的指示,我登录了一个叫作“中国内观网”的网站,在线报名。根据网站上的介绍,这个起源于印度的禅修方法,在全球各地共有一百多个禅修点,其中在中国有福建龙岩、厦门、辽宁丹东、河南郑州等几个网点。报名情况远比我想象的火爆,反复查看后,我方便参加的,只有丹东双灵寺的1月14~25日的一班。

于是,两个多月后,我将手头能想到的所有需要处理的事情安排妥当,出现在这个远比我想象中简陋的地方,彻底脱离手机、电脑、互联网、同事、朋友、家人,乃至整个现代社会,开始与世隔绝的十天。

首页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共 8 页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招贤纳士 | 用户协议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帮助中心 |电视台邮箱 |电台邮箱

浙ICP备12005551号-2 网上视听传播许可证 1103013 2版权所有 宁波纽米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4 nbt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