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 幸福自取 - 心理健康专区

主办单位: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教育与咨询委员会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提问

儿童心理提问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期许
困扰
谁来帮帮我
首页 > 看见 > 谁来帮帮我 > 专业人士的小园地 > 舞动治疗:ZVIKA:我的身体是敞开的

舞动治疗:ZVIKA:我的身体是敞开的

作者&来源:林紫心理堂

采访人:周涵

当我正准备写这篇文章时,我的左肩一阵刺痛。我停下来,问它:你怎么啦?它说:我有点紧张。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呢?我再问。请帮我伸展一下,让我向外舞动,这样我能得到更多的空气。它说。

于是,我将胳膊向外伸展,尽力伸展,并深吸了几口气。直到,它安静下来。

这个方法来自于ZVIKA FRANK导师,他用这种方法,和自己的身体对话了三十年。他的身心如此协调一致,因为他们——他的身和心,在彼此诉说与倾听,他们之间,没有秘密,也没有间隔。

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舞动治疗师,帮助来访者,去了解身心联结的秘密。

林紫心理堂:我会将这项治疗(身心舞动治疗)理解为一种身心对话技术,可以这么说吗?

Zvika Frank:当然。舞动治疗是种非语言沟通。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唤醒身体,使身体发挥一些作用。你知道,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我们通过眼睛去看,耳朵去听,嘴巴去尝,而我们,是通过身体去实现的。我在试图通过这种非语言的方式,看身体要对我们说什么,而身体,是和我们的头脑、意识紧密相联的。

林紫心理堂:那么,您是如何在自己身上进行的?或者,您的身体曾告诉您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信息?

Zvika Frank:举例来说吧!3年前,TINA有一天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在西安的合作伙伴,希望我们晚上坐火车去西安,参加那儿举办的工作坊。在电话里,我随口答应了。但一挂上电话,我的胃部就一阵剧痛。我很奇怪,就问它:你想告诉我什么?为什么让我这么疼?立刻,我的内在就传递出一个信息,那是一幅画面:火车上挤满了人。这样的情景令它不舒服。我马上得到答案:不,我们不能坐火车。当这个决定做出时,我的胃马上就不痛了。

还有:我的右腿经常疼,有时我会去按摩一下。因为我一直很忙,它其实是提醒我,它需要休息。当听到这个信息时,我养成了午睡的习惯,而以前我是从不午睡的。这就是根据身体的信息,所做出的调整。

这听上去似乎很简单,你感觉哪儿疼,问一下就能得到答案。但其实没有那么容易。如果你去看医生,他们也许会给你开些阿斯匹林,但那只是消除症状。我们要做的,是要去看原因,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疼,产生它的心理根源是什么?疼痛是身体发出的语言,旨在告诉你后面真实的答案。

我曾在北京带过一个团体。其中一位成员,有多年的头痛、脖子痛问题,看过全国最好的医生,却无济于事。经过几天的工作坊,疼痛就消失了。他觉得不可思议,这是怎么发生的?但对于我来说,这却是最寻常不过了。

在舞动过程中,我曾仔细观察过他的身体和动作。慢慢地我解读了他身体的语言。我让他试着改变自己的动作,让其变得更强烈些,更直接些,而不仅是追求舞动中的美感。并且让他注意,这过程中有什么内在图景出现。然后工作坊的第四天,他就找到了疼痛的原因。他说这是奇迹,但我已经针对身体工作了30年,我知道这样的效果是必然的。

林紫心理堂:我也觉得这像是奇迹,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

Zvika Frank:在舞动治疗中,我经常会说:分析你的动作。有时,我们会把身体分成不同的单独部分,但有时又是整体。我经常听人说,我这儿很痛,我就帮助他做各种练习。他做着做着,到了第二天,他说疼痛的地方变了。其实疼痛本来就不在那儿,这是来自意识的痛。当意识变了,疼痛的部位也发生了改变。身体不能像语言那样,明确地告诉我们什么,但它能发出一些信号,我们要学会识别这些信号,学会读懂,身体的语言。

人们之间的交流,80%是通过非语言传递的。所以身体说的话,比语言表达的多得多。你可以想象,在你体内蕴藏了多少信息。

心理学中,反复提到移情和反移情。因为作为治疗师,经常感觉到来访者的感受,甚至比来访者感受到的,更早更灵敏。在身体层面也是一样。有时我会问:我现在这儿有感觉,但刚才还没有,所以这是我的痛呢,还是你的痛?用这种方式,我同样能感受到来访者。因为我的身体是敞开的。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共 3 页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招贤纳士 | 用户协议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帮助中心 |电视台邮箱 |电台邮箱

浙ICP备12005551号-2 网上视听传播许可证 1103013 2版权所有 宁波纽米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4 nbt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