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 幸福自取 - 心理健康专区

主办单位: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教育与咨询委员会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提问

儿童心理提问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期许
困扰
谁来帮帮我
首页 > 看见 > 谁来帮帮我 > 严重的情绪和心理障碍 > 青少年严重心理状态 > 抑郁?叛逆?被忽视的青少年边缘型人格障碍!

抑郁?叛逆?被忽视的青少年边缘型人格障碍!

心理学认为,人格发展是一个发展的,流动的过程,儿童和青少年还处于这种发展的过程中,对TA贴标签只是临时性的,为了便于当时的诊断。在心理治疗中,面对面看到,并深入了解TA,可能会发现更多不同的东西。

我很享受写点东西以及和你们聊聊诊断的问题,父母对边缘型人格障碍(BPD)以及对青少年可能诊断出患有障碍的恐惧。我们将讨论表现出边缘型人格特征(一个你们很多人不熟悉或觉得有点难的诊断术语和标签)的青少年的治疗选项。以及在脸谱、推特和拼趣上引起我注意的、与“边缘型人格特质”术语有关的一些问题。我还会提及和青少年BPD有关的一些新研究和理论,我向你“发出挑战”,给出你最好的反驳吧!让我们试一下!

正如我们讨论过的,由于边缘性人格混乱以情感焦虑、被抛弃的强烈恐惧、自我伤害行为和自杀想象以及关系混乱为特征,人们以前都认为这种混乱是“成年人的专属”。但是,最近的研究人员,如医学博士布莱斯·阿贵勒医生,和以前的研究人员,如医学博士、精神病医生詹姆斯·马斯特森,都对表现出BPD症状倾向的青少年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鼓励其他心理健康专业人士打破思维的限制,寻找可能合适青少年的诊断。马斯特森医生遇到好几个这样的病例,十多岁的青少年表现出强烈的BPD特征:

·慢性自我伤害行为,如割伤或烧伤

·需要在精神病住院治疗或安置

·极度渴望肯定

·身体或口头上的挑衅

·思维和认知过程欠缺

·情绪上的不稳定或情绪转换很快,让人困惑的过山车式的情绪或行为

·很难保持稳定的关系、暴风雨式的关系(轻易的爱慕、强烈渴望感情上的联系)

·小题大做

·危险的举动(滥用物品、性行为不检点、赌博、开车速度很快或冒险)

·暴怒或不必要的生气,敏感(容易生气),过激反应,等等

同时他从同事那里无法找到为什么他们没有诊断为BPD的逻辑推理,而是发现一个事实:“除非父母能够为任何的错误或诊断承担责任,否则将诊断推迟到患者满18岁,这个年纪允许对这种青少年混乱进行有希望的治疗。”

但是医生阿贵勒提出一个重大的问题:

“这些年轻人在18岁前一天和后一天是什么样子?”

数字18和一切有什么关系?发生什么事情了,让这个数字如此神奇,人们因此害怕给不到18岁的青少年做诊断?阿贵勒医生表示看到年仅13岁的少年表现出边缘性个性特征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从一个治疗专家的经历,我往往看到许多12至17岁的少年被诊断出重度抑郁症(MDD),焦虑障碍,未定型障碍,甚至是双相心境障碍或其他未定型情绪障碍,因为许多心理健康专业人士宁可错诊一个孩子、进行错误的治疗,也不愿将他们诊断并贴上一个长期的标签,例如BPD。但是,因一个简单的事实“持续的希望”而推迟诊断,我们应该考虑这样做的优势和劣势,这很重要。

近期,研究表明诊断越早,结果和预后越好。由于BPD共病症或共发症的发病率很高,意味着其他混乱症常被诊断为BPD,因此早期的治疗可以降低所有当前症状整体的强度。例如,让我们想象心理健康领域已经决定开始诊断患有BPD的青少年。如果BPD症状得到了合适的处理,被诊断患有重度抑郁症和BPD的少年会有更好的预后,因为抑郁受BPD症状的强烈驱使。如果BPD让抑郁更严重,治疗抑郁症就没多大的意义了(那就有点像在烧伤的伤口上放一条小绷带)。在这种情形下,一个少年将被这种症状折磨好几年了,并在苦苦确认为什么抑郁没有减弱。今天,许多孩子都经历过这种情况,并花上一大笔钱看专家、接受治疗、买药,而这些根本不起作用或只是短暂的缓解。等小孩到了18岁,终于被诊断为BPD,开始在控制着他们少年时代的情感空虚、困惑和关系混乱上下工夫。但是对于许多接受诊断的年轻人,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其中包含不承认或拒绝诊断结果,因为他们已经接受了多次没有作用的治疗,可能不相信还有什么会有用了。青少年时期花了好几年寻找“正确治疗”,这些年轻人已经不抱希望了。要是这些青少年更早进行诊断,他们可能已经接受了治疗,并对未来充满希望。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与本网站无涉, 特此声明。)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招贤纳士 | 用户协议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帮助中心 |电视台邮箱 |电台邮箱

浙ICP备12005551号-2 网上视听传播许可证 1103013 2版权所有 宁波纽米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4 nbt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