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 幸福自取 - 心理健康专区

主办单位:浙江省心理健康促进会教育与咨询委员会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

儿童心理提问

儿童心理提问

更多内容敬请期待
期许
困扰
谁来帮帮我
首页 > 看见 > 困扰 > 日常生活中的心理 > 安全感 > 看见关系中带着伤的我们

看见关系中带着伤的我们

作者&来源:苏绚慧 《其实我们都受伤了:在关系中疗愈伤痛,学习成长》(九州出版社)

关系要能“幸福”并不是自然而然的,也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幸福”是需要学习的。

当我是小孩时,我的父母长年的缺席,让我难以用“一个小孩”的身份与角色被疼爱、被无条件的接纳与支持。大部分的时候,我都活得战战兢兢,害怕一不注意或一不留神,周围照顾者就会像强大的巨人一般,毫不心软的对我痛打一顿、痛骂一番,或是担忧会再度遭遇被遗弃的可能。

因此我很懂得看脸色,很懂得分辨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强迫自己要学会许多不同家庭、不同大人的规则,如此只是为了能够平安活下去。

在那些还弄不懂人生是怎么一回事儿的年纪,我学会的是竞争、较量、比较与占有。

渐渐的,人的年龄是增长了,但始终没有被爱满足的心灵,我开始想要用自己的办法去寻找、去试探、去尝试、去争取……那个可能爱我的对象,诸如:同学、朋友、老师、长辈……

心灵的饥饿,总是让自己想象着会有那么一个人完美的爱着我;会包容我、接纳我、无条件支持我,无论何时都会在我需要时关注我,随时随地的在乎我与保护我……

当然,这些我寻找、尝试靠近的人都不会真正的符合我、满足我,而是让我反复的失望,感到受伤,感到脆弱,感到无望与愤怒。

而我也在这样无意识的追逐游戏中,玩了十多年的人际心理游戏。

直到面临前所未有的重大失落,以及几乎是一无所有的人生窘况时,我被迫(被环境与这样的现实所迫)反思我自己,彻底诚实的面对我自己。一开始实在很难关注这样的自己,只想毁了这样的自己,因为过去那些评价与吶喊都会跑出来,极其严厉的控诉与指责,让我想要抗拒、想要否认、想要怪罪,同时又不客气的责备自己、嘲笑自己。

但当我终于有一点点懂得何谓接纳时,我对自己有了一丝慈悲与柔软,我才开始可以观看我自己。当我不再拿着大刀大枪对待自己时,内心的自己才愿意诚实的揭开内在的世界,将在黑暗中隐藏的部分坦露在光下,被我好好的凝视、接触与靠近,进而抚慰。

我也一点一滴有了勇气与力量,一点一滴的看见自己长期以来累积的失误与扭曲角度;这些失误与扭曲,不仅被我拿来对待自己,也被我拿来对待世界与他人。

我一层一层的揭开自己的生命过往记忆,发现自幼以来,不被好好的像一个完整的“人”对待,所以我是不完整而偏颇的。我的生存必须要应付很多要求与评价,否则便会招来重重责难和强烈的批评。为了获得安全感,我不停地讨好别人,顺应别人,以别人的喜好标准当作自己追求的目标,以期待被喜爱或被接受,减少被指责与批评的机会。

曾经,我十分恐惧自己不被喜欢,不被认同,于是总是害怕别人的评价,也很容易敏感地感觉到任何他人的反应。如此,我对他人有许多的防卫,总会在他人的不认同中感到受伤,同时又气愤他人怎么能不认同我。矛盾的是,又不能不在乎他人的观点与论述。于是自我只能一直在内在冲突,也一直与外在环境冲突。

而我对待别人,也不是将他人视为一个完整的人对待,仍是以自己的投射想象别人,要别人“一定”要如何反应、“一定”要怎么对我、“一定”要说不会让我受伤的话。当他人不符合理想期待,我便受不了挫折,就会抗争、情绪拉扯与威胁,丝毫不懂别人也是一个个体,有他的气息、他的需要、他的喜好、他的想法、他的选择。

我渐渐懂了,“物化”(或说工具化)了自己与他人,是关系伤害与关系挫败最大的原因。

我也开始懂得年轻时的情感伤害,何以他人会渐渐的越来越疏远,甚至想逃开。

痛定思痛,我不再以受害者自居,也不再以无助及自责,回避我所面临的存在困境。我开始大量阅读讲述“关系”的相关书籍。不仅阅读,也接受咨商治疗,并且,不断的自我分析与自我书写,在他人觉得“想太多,没有必要如此苦行”时,我坚持自己的付出与投入。因为我知道自己在走一条重新学习与重新建立生命新秩序与新格局的历程,这是他人不会明白,也无法全然参与的历程。

如果,人在关系中,尽是折磨与相互攻击,而无法在关系中让彼此更好,成为更成熟的独特个体,那么关系实在没有意义,没有必要让我们付出这么大的生命力气与代价。

但是,好的关系的建立是一种相互的意愿与投入,有着合作性的共创历程,如果只是空等着他人的给予,或是被动的配合,那么好的关系,也还是很难实现。

如果没有从“重新学习”的意愿与行动来了解“关系”这回事,仅仅只是不断反复使用幼年经验过的模式,并在无意识中,继续复制、重演那些负面情节,继续制造负向情绪,那么,负性关系或具有伤害性的关系也只好继续的产生。

如果不想真实的承认过去的关系经验与模式已不敷使用,也不想面对重新学习的艰辛与困难过程,那么只好继续在失落、失望、受伤的情绪中,哀叹所有人,包括命运的辜负了。

关系要能“幸福”并不是自然而然的,也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幸福”是需要学习的。我们的童年乃至成长历程,都曾在关系中受过伤,我们带着这些伤口无意识的进入到后来新的人际关系,即使人换了,却往往重复着过去具有伤害的关系模式,并且感觉到一种无力抵抗的命运,不断上演着某些相似的情境,造成类似的关系伤害。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与本网站无涉, 特此声明。)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招贤纳士 | 用户协议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帮助中心 |电视台邮箱 |电台邮箱

浙ICP备12005551号-2 网上视听传播许可证 1103013 2版权所有 宁波纽米地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4 nbtv.cn, all rights reserved